余姚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灭世武修 第四百四十二章 西岭

发布时间:2019-09-26 03:40:36 编辑:笔名

灭世武修 第四百四十二章 西岭

冀州纵宽一万三千里,极其广袤,却被称为不过是中州大陆的一粒尘埃,这是一个无边无际的版块,永远看不到尽头。

乌恒从冀州出发,一路向西,途径六大州,历时半个月,终是来到西岭边界。

这里已经是中州大陆的中心版块,土地肥沃,贸易发达,是一片繁荣昌盛的土地,远离纷争,各大世家的商会都坐落在此,其中青阳盟的商行总部更是在此地扎下深根,已经称霸西岭一域上千年,青阳盟一半的财政支出都靠西岭总商会撑着!

西岭顾名思义,面朝西方,多山脉,孙义清所在的蛮族荒古世家就坐落在西岭最深处的山脉中,名为:岭山!

乌恒刚踏入西岭地界,便碰上了一路商队,他装作迷路的旅客,巧妙混进商队中,与其説巧妙,不如説贿赂,他拿出一颗凡品灵石,便是将商队的一个小队长收买了,取巧加入队伍。

一路上,几位佩剑,坐在马背上的武修之人交谈甚欢,饮酒高歌,吼着嗓子道:“诸位兄弟,如今乱世纷纷,连那些超级世家的商行都有人敢打劫,我们可得小心注意diǎn了!”

“是啊,是啊,近些日子里,沿着西方一路,上百家青阳盟商会被血洗,实在是可怕,这年头,尽出些不怕死的人!”

“哼,你们懂个屁,青阳盟被血洗,那是他们被轩辕家报复了,关我们这些无名小卒屁事啊,大家尽管喝酒就是了,没人看的上咱们这小商队的!”

乌恒坐在马车外,听着几位壮年人高谈论阔,忍不住询问道:“几位兄台,你们説这一路上,青阳盟商行老被血洗,他们就没做出什么反应吗?”

一名相貌粗狂,热心人的汉子看了乌恒一眼,笑道:“青阳盟当然做出了反应,最近盟内暴跳如雷,强者频出,开始明面上四处洗掠轩辕家分舵,完全是撕破脸皮了。”

“不错,他们刚开始还是暗自下手,但近半年来,青阳盟大大小小上百家商会被洗,将他们给气疯了,都开始公开行动,青阳盟盟主更是直接与轩辕家宣战,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

“切,若不是轩辕家总部被异族困着

灭世武修  第四百四十二章 西岭

,青阳盟绝不敢公开宣战,他们这是乘人之危。”

“不管是不是乘人之危,反正我觉得,轩辕家这次**不离十,要元气大伤了!”

“我看未必,我倒是觉得,青阳盟要遭到重大灾难了”听完几人讲述过后,乌恒淡淡一笑,随后进入马车内,暗暗寻思着,一路向西以来的青阳盟商会被血洗,想必都是雪花,轩辕嫣然她们的杰作吧?这半年来,她们几人果真干出了不少惊天动人的大事,上百家商会,何等恐怖的数字?估计岳阳盟现在正暴跳如雷的盘算着如何报仇吧?

乌恒所在的商队,直赶西岭城,也正是他们集合的目的地,于是他打算在马车内歇息歇息,耽搁不了多少时间,如此一来,也能巩固巩固迈入龙境的修为。

突破化龙秘境后,他感觉体内精元之力突飞猛涨,那股精气十分浑厚,在身体内四处乱窜,有些难以掌控,甚至有的时候,举手抬足间就会无意演化出道意来,很容易伤及无辜,这需要多天的静心巩固,才能安稳下来。

车队缓缓向西,不知不觉间,天色渐暗,白雪飘渺,刮起了夜间萧风,令不少人连打寒颤。

“收队,就地扎营休息!”见已到夜间,并且天气越来越冷,车队的管事老人下令就地休息,众人立即搭起篝火取暖,还会将一些冻成冰的马肉用烤棒串起来,架在篝火上加热,放着一diǎn盐巴,立即有金色的汁液溢出,香气扑鼻。

先前的粗犷热心汉子发现乌恒一人独自在马车内盘坐,好心开口道:“小兄弟,出来喝喝酒,取取暖吧!”

“不用了,我不冷,多谢哥们好意!”乌恒委婉回绝。

闻言,壮汉旁边一位轮廓冷峻的青年冷笑道:“哼,一个穷书生罢了,装什么清高,不出来就不出来,估计明天早上就得冻死在马车上。”

“白岩,不要乱説话。”热心汉子皱了皱眉,瞪了这名出口讽刺乌恒的青年一眼,又继续热情邀请道:“小兄弟,大家来自五湖四海,能聚在一起,就是缘分,出来喝喝酒给diǎn面子吧!”

面对人家的盛情,乌恒也不矫情,下了马车,来到篝火盘坐下,一身精元之气全部消失,犹如一位白衣飘飘,一身书香气质的文弱秀才。

汉子见乌恒文文弱弱,笑问到:“小兄弟,远赴西岭城,是想考取个功名吧?”

“没,我是来找人的。”乌恒摇头答道。

一旁轮廓冷峻的白岩则蔑视的看着乌恒一笑,打量道:“看你这副文文弱弱,穷酸穷酸的样子,应该是生活落魄,来西岭投奔有钱亲戚的吧?”

乌恒也不动怒,笑道:“投奔亲戚不假,但并非因为生活落魄。”

“你们这些穷书生都死要面子,死读一辈子书,也轮不上什么好前途!”白岩揶揄摇着头,随后自傲的昂起头颅道:“像我们武修之人多好,靠着实力生存,将来还能证道登帝!”

闻言,篝火旁的修士则立即哈哈大笑起来,耻笑道:“切,就你这死样子,还想着证道登帝?能在有生只能迈入通灵境,就已经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了!”

对于众人的耻笑,白岩有些恼羞成怒,冷喝道:“哼,我如今不过二十七岁,便已经有玄位三重天的修为,迈入通灵境指日可待,你们这些人里面谁能比的我的天赋?我若不能证道登帝,你们就更不可能了!”

“这……”一时间之间,众人皆是沉默下来,白岩説的不错,自己这一行人当中,的确没一个人是能与他比拟的,能在二十七岁之年抵达玄位三重天境界,白岩的确算个小天才了。

在所有人都哑语间,乌恒却开口道:“证道,讲究的是静心,你这样的心态,难以有什么成果。”

“喲?难不成你这个凡人小书生还懂得修道了?”白岩冷眼看来,一副不耻为伍的藐视神情。

“略懂一二。”乌恒将一壶热酒饮入腹中,轻描淡写的答道。

白岩当即爆出一身青色精气,站起身来,撸起衣袖道:“既然你懂修道,那不如我们来比划比划?”

“白岩,你一个玄位强者,和人家一个凡人书生比试什么?快坐下,别让人家看笑话。”热心汉子双眼一瞪,立即将白岩拉了过去,阻止二人打斗,他们的商队有个规矩,那就是来者是客,禁止内斗,更何况还收了人家乌恒的钱财,自然要保客主安全。

其实什么商队规矩,都不是最重要的,热心汉子一路来就觉得乌恒有些深不可测,是个看不透的年轻人,怕是来历不简单,最好别得罪为妙。

“一个穷书生,来与我论道?你们説可笑不可笑?”白岩坐下后,不免继续嘲讽。

“好了,你也少説diǎn,人家説正道讲究心境,也是正确的嘛。”另外几人开口劝阻,想缓和一下紧张气氛。

“切,一个瘦弱书生的话,你们也信?”白岩有一句没一句的説着,满脸桀骜,似乎觉得自己与乌恒坐在同一个篝火旁,都有些掉身份了。

乌恒倒是心境颇好,没与年轻人计较,微笑与几位大汉饮酒闲侃。

夜深,霜风呼啸而来,落叶纷纷簌落,蓦然间,篝火被一阵大风给刮的一边倒,所有人脸上都写满了惊色。

“嘶,好恐怖的一股精元波动……”热心壮汉修为最强,第一个倒抽冷气,开口解释説将有强者来临!

白岩也是面色苍白,途中还仓促瞥了乌恒一眼,见其面色镇定,于是也是假装镇定起来,不屑低估道:“哼,穷书生就是好面子,见强者来了,还要假装淡定?”

“轰”

一股雄浑的劲气冲击而来,将一片松木全部压弯了腰,乌恒白衣猎猎,长发飞舞,皱眉自语道:“好熟悉的一股气息。”

“哼,轩辕耀天,你逃不了了,束手就擒吧,老子仁慈,留你全尸!”一个沙哑充气戾气的声音打破寂静昏暗的天空,传播方圆几十里,其中夹杂着深刻道痕,看来是位悟道很深的强者。

“孽子,那里逃!”另外还有两道化龙强者气息跟随而来。

篝火下,乌恒几人亲眼见证轩辕耀天浑身是伤,从虚空坠落下来,掉进商队的马车内中,因为乌恒一身修为全部隐匿,所以轩辕耀天也并非发现他。

几秒过后,三位青阳盟的化龙强者降落下来,站在众人面前,看着这堆篝火,不免皱眉道:“妈的,那小子竟然借用法宝隐匿了气息,他肯定藏在商队中,跑不远的。”

其中一名化龙三境的强者,俨然是乌恒的老仇人:凌陆,当初冀州城一战,让他给跑了,没想到半年后会在此地与乌恒相遇。

凌陆匆匆瞥了乌恒几人一眼,并非发现隐匿在人群的乌恒,厉声询问道:“你们刚才可曾看见有受伤之人隐匿在此?最好説实话,否则一个都别想活着走出去!”

乌恒利用秘法变换容貌,第一个站出来,指着一个方向道:“我们刚才看见一名强者沿着这条山路跑了,不知道会不会是你们要找的人!”

面对乌恒睁眼説瞎话,包庇被追杀之人,商队的人都是惊出一身冷汗,但既然他已经开口,那也只能硬着头皮隐瞒下去了。

凌陆被成功忽悠过去,看着乌恒指的方向,叫道:“我们速度沿路追,一定不能让轩辕青云在给跑了!”

但就在凌陆几人要追上去,眼看将成功时,一旁的白岩却忽然跳出来,满脸毒辣之色指着乌恒道:“他在説谎,刚才受伤之人根本没有跑远,就躲在马车内!”

…………

济南血管瘤医院需多费用
济南血管瘤医院是正规吗
济南血管瘤医院收费如何
济南血管瘤医院收费贵么
济南血管瘤医院手术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