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姚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2014我国财政收入增速下滑间接税比例将

发布时间:2019-11-25 09:40:12 编辑:笔名

2014我国财政收入增速下滑 间接税比例将缩减

中国青年北京12月10日电 (李晗)2013年12月10日, “2014年《经济蓝皮书》发布暨中国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研讨会”在北京举行。研讨会上,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院长高培勇指出,未来减税步伐将加快。他预测到2015年财税改革全部完成,间接税比例将进一步减少,这将为直接税增加一万亿的征收空间。

财政要“过紧日子”,就是从此要“过正常日子”

2014年《经济蓝皮书》指出,关于当前中国财政收入增速下滑问题的讨论,可以立刻得出的基本结论是,在经历了长达近20年的财政收入高速甚至超高速增长之后,伴随着我国经济增速进入换挡期,财政收入的增速也要换挡。这就是说,在我国经济进入新的发展阶段的宏观背景之下,我国的财政收入已经走出特殊的发展时期而回归正常轨道。从这个意义上讲,财政收入增速下降具有一定必然性。

认识到我国财政收入增速已经回落到一个新的平台上,并且,这一态势已经不可逆转,我们只能也必须操用“常态”视界——静观其变、平心静气、小心翼翼,以从此“过正常日子”的理念和视界承受住财政收入增速换挡的压力,妥善做好下一步的财政收支安排及相关财政政策布局。蓝皮书认为,这至少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鉴于我国宏观经济形势已经发生重要变化,同时政府支出规模过大不利于经济结构调整和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事实,稳定既有政府支出规模及其占GDP比重,并使其不再进一步扩大或提升,无疑是必要的。这意味着,各级政府不仅要厉行节约,严格控制一般支出,把钱用在刀刃上——非做不可、不干不成的重要事项。而且,即便是必须增加的公共投资支出,也要在增加并引导好民间投资的同时,着眼于打基础、利长远、惠民生且又不会造成重复建设的基础设施领域。

第二,鉴于经济结构优化既是当前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课题,又是今后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潜力所在,且化解产能过剩、解决经济结构调整问题的根本出路在于彻底转变政府职能,在稳定既有政府支出规模及其占GDP比重的同时,进一步调整和优化政府支出结构,无疑是必要的。这意味着,必须摒弃以扩大政府投资和建设支出换取经济增长的传统思维定式,并适时做出支出向民生领域倾斜的政策抉择。

第三,鉴于我国当前财政收支面临的压力与现行政府预算管理格局的不规范密切相关,同时“公开、透明、规范、完整”已经成为政府预算制度改革的重要目标,通过全面深化财税体制改革,全面规范政府的收支行为及其机制,无疑必要的。这意味着,下一步的财税体制改革必须正视并突破主要来自政府内部的既得利益格局的阻碍,真正下决心把实行“全口径”政府预算管理落实到位。以财税体制改革所创造并释放的巨大红利,减轻和化解当前的财政收支压力。

第四,鉴于我国宏观经济政策运行框架已经做出重要调整,同时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政策的重要着力点在于“稳”,保持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并以此稳定市场预期、向社会释放推进经济结构调整的坚定信号,是必要的。这意味着面对经济增速和财政收入增速的“双换挡”,我们必须沉住气,坚持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只要宏观经济运行处于合理区间和主动调控范围之内,就不能因财政收支的压力和财政形势的变化而对宏观经济政策做大的调整。以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格局的稳定,让市场学会自我调节,为市场的自我调节留足必要空间,进而营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奠定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坚实基础。进一步提高宏观调控水平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1][2]下一页当前财政收入增速下滑符合经济规律

蓝皮书指出,经济决定财政,这是一个早已为人们熟知的基本规律。经过30多年的改革开放,中国经济已经步入新的发展阶段。人口红利减少、劳动力成本上升,向大力发展服务业的调整又不可避免地导致社会劳动生产率增速及经济整体增长速度放缓。换言之,随着中国经济由高速增长转为中速增长并进入个位数增长阶段,财政收入的增速自然会相应降低。

当前正在经历的这一轮国际金融危机,并非传统意义上的单纯的周期性危机,而是结构性和周期性因素相交织的危机,甚至更多的是由结构性因素所导致的危机。鉴于它主要是由全球性经济结构调整所引致的,也鉴于中国经济已经与全球经济深度交织在一起,中国自身经济结构的调整任务亦十分繁重,中国将不得不经历一个十分痛苦且相对漫长的深度转型调整过程。在这一过程中,随着经济的持续震荡和增速放缓,财政收入也会由此进入一个持续的震荡期和增长速度的下滑期。

持续多年的中国财政收入高速甚至超高速增长现象,是从1994年开始的。在此之前,中国也曾经历过持续多年的财政收入增速下降。一减一增、先减后增,30多年间所走出的这一财政收入“V”形运行轨迹告诉我们,1994年之后的财政收入持续高速增长,在很大程度上,是对以往财政收入增速持续下降的矫正,具有相当的补偿性质。既然是补偿,那么,这种补偿便不会是无止境的。在补偿到达某一节点之后,它必然要回归正常轨道。

1994年之后的财政收入持续高速增长,是在1994年财税改革之后出现的。在很大程度上,它可以归结为1994年财税改革的产物,具有相当的改革红利性质。既然是改革红利,那么,这种红利效应的释放便不会是持续放大的。受收益递减规律的影响,在红利效应释放一段时间之后,它肯定要步入递减状态。这就是说,财政收入的持续高速增长,特别是高于甚至远高于经济增速的财政收入增长,是某一发展阶段的特殊现象。只有与经济增速相适应的财政收入增速,才是生活中的常态。

当前中国财政收入的主体是税收收入。在现行的税制体系下,70%以上的税收收入来自增值税、营业税和消费税等间接税。这样一种“向间接税一边倒”的税收收入格局意味着,我国税收收入的绝大部分要作为价格的构成要素之一,附着于价格之中。它与商品和服务的价格绑在一起,并随价格的涨跌而升降,随价格的轻微变化而剧烈动荡,那么,当经济高速增长时,税收收入的增速便可能高于经济增速,当经济增速放缓或低于以往增速时,税收收入的增速便可能低于经济增速。故而,只要我国的现行税制体系及由此决定的税收收入格局不改变,中国经济增速的下滑带来税收收入和财政收入增速的更大幅度的下滑,当属意料之中的事情。

注意到当前财政收入增速的下滑并非仅仅是我们被迫接受的现实,而且是经济发展规律的作用使然,在某种意义上,它是处于深度转型调整期的中国经济在财政收入线索上的一个必然反映,我们更应以寻常心坦然加以面对。

原标题: 2014我国财政收入增速下滑间接税比例将缩减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

前一页[1][2]

人群养生
网球
野史秘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