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姚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高手时代 第六百一十九章 平息

发布时间:2019-10-12 22:18:17 编辑:笔名

高手时代 第六百一十九章 平息

在那直入苍穹的巨大水柱顶端,一个虚影突然出现,这是一个身穿蓝色长衫的青年男子,淡蓝色的长发随风飘荡,修长的身姿,俊朗而又邪异的脸庞,仅凭这一副外表都能诉说着他的不凡,但他的身体却不是真实的,而是虚幻的,完全是天地之力凝聚而成。

“这么多年的封印,终于得以脱困,但肉身已经毁灭,想要重聚肉身还需要时间

,不过,这并不算什么”

蓝衣青年深深的呼吸一下,囔囔道:“都已经忘记过了多少年了,自由的感觉真好啊”

“当年被那人封印,虽然肉身被毁,但却没有想到我还有重获自由的一天,怪只怪当年做的太过火了,唉算了,这个场子是找不回来了,还是先弄个身体,有机会离开这个修真界再说”

蓝衣青年囔囔低语片刻,俊朗而又邪异的脸上难掩那一抹苦笑,扭头看了看周围,道:“还是这个地方”

“不过,是谁将我放了出来”

蓝衣青年随之闭上了双眼,但仅有一个呼吸就再次睁开,不见他有任何动作,其脚下的水柱就激射出一团海水,并在面前凝结化作一面淡蓝色的镜子,上面有三个身影,竟然是秦木、幻姬和鬼蛛三人。

“他们三人是最后在这片海域停留的人,那将我从封印中放出来的也应该是他们了,两个妖族一个人类”

蓝衣青年淡淡一笑,一挥手那面水镜就应声溃散,而他的神识也是汹涌而出,瞬间就将方圆数万里的海域全部笼罩在内,但随之他的眉头就微微一皱,神识也直接散去。

“走得倒是挺快,看来他们应该是知道点什么,才会故意躲避我”

他很清楚自己破封而出是怎样一个状况,既然有人破坏了这个封印,那一定会看到自己丹珠从封印中出现的样子,那就不会不好奇的停下一观,就算事后发现不对劲,发现自己的气息在苏醒,那时再逃,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逃出自己的神识范围。

显然那人破开封印的时候,就根本没有犹豫,没有好奇,直接就离开了,能做到这么干脆,显然是知道什么,才会让其这么干脆。

事实却是秦木并不是他所想的那么干脆,他同样是因为好奇心而停了那么一下,就算没有他也不可能逃的毫无踪迹,但他却有那个须弥纳芥子所形成的空间,那才是他消失无影无踪的根本。

“算了,有机会我们还是会再见的”

蓝衣青年对于秦木三人也并不是很在意,只是对他们破开封印却看都不看就走的行为,而感到好奇罢了,并不会真正的放在心上。

紧接着,蓝衣青年的眼神就是一动,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远处的虚空,道:“看来这里的动静已经将此地的破碎虚空吸引过来了,不过,我现在没有兴趣和你们见面”

话音落,蓝衣青年的身影就凭空消失,其脚下那百里范围大小的巨大水柱也轰然溃散,犹如星河之水倒灌而下,落在无尽之海上,立刻就掀起了滔天巨浪,轰鸣声和翻涌的海面,就像是无数巨龙在海中翻腾,惊涛骇浪般的场景恍如进入了末日一般。

就在蓝衣青年消失仅有两个呼吸的时间,几道身影就凭空出现在半空中,这整整七个人,每一个都是破碎虚空的境界,正是除了天魁领主和天机领主之外的七大破碎虚空境的领主。

看着空无一人的虚空,还有下方的惊涛骇浪,天罡领主沉声道:“我们还是来晚了一步”

天英领主随之说道:“你们认为这是什么人”

“从刚才感受到的气息来看,是破碎虚空无疑,且不是一般的破碎虚空,可问题是这里怎么会出现那样的人”

三十六神州上本来就他们九大破碎虚空的强者,不久前出现了一个邪皇,这也就算了,怎么今天又出现一个陌生的气息,竟然还是破碎虚空,这样的强者曾经那么多年都不曾在三十六神州上出现过,现在倒好一个接一个的出现,这到底说明什么

再说就算破碎虚空的强者出现,也没有必要搞出那么大的动静,好像别人不知道似得,恐怕处在此等境界的人,根本不需要这样故弄玄虚,而且自己急速赶来也没有看到任何人,显然那人是不想有人知道他的出现,这就和他搞出这么大动静的行为有些不搭了。

搞出这么大的动静,又不像被人知道自己是谁,能解释这一点的,恐怕就是刚才的动静不是那人故意为之,而无意中所为。

要是这样的话,那一个堂堂破碎虚空的强者怎么会在这个地方无意中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有些说不通啊

几人的神识也在下方扫视一番,也是什么都没有发现,最终他们也只是将这份疑惑压在心中,并让他们变得更加谨慎起来。

本来三十六神州是他们的天下,自从邪皇出现之后,就成了双雄对立的局面,现在又出现一个不知名的高手,这会让三十六神州的这潭水变得更加浑浊,身为这里的地头蛇他们不能不留个心思。

这七大领主也没有多做停留,在海面还没有完全平静下来,他们就彻底离开。

在他们离开之后,附近几个神州上的修士,也陆续赶到,他们同样是被刚才那惊人的气息惊动,这才好奇前来一观,只是他们的速度太慢了,连破碎虚空的七大领主都来晚了一步,他们更不可能看到什么。

在三十六神州上对这突然出现的强大气息而议论纷纷的时候,在原界的一个普通的城市里,在一家普通的饭馆里,一个衣着普通的老人正自顾自暇的品尝着桌子上的几个简单菜肴,倒也有滋有味。

只是在秦木破开那个封印的时候,老人的眼神就突然一动,筷子在桌子上随意画了一个圆,随之这个圆圈内就出现了一道道身影,有秦木带着幻姬二人急匆匆逃离的画面,有那惊涛骇浪般的画面,也有那个蓝衣青年站在高空囔囔自语的画面,更有天罡领主那七大领主出现的画面,那一个个画面如过花灯似的流放一遍。

仅仅两个呼吸,老人就轻轻敲了一下桌子,那圆圈内的画面也随之消失无踪。

“在你得到这个水字诀之前,就已经领悟了水之法则,悟性的确不凡,好好努力吧小子,要比任何人都要努力才行,否则你会死在天道誓约之下,谁也救不了你,能救你的只有你自己”

“你的宏愿与引发了天道誓约,这是一条绝路,绝没有回头的可能,若你无法完成你的宏愿,那你就只能死,不过,这也不是没有一点好处,天道誓约加身,会让你对天道的感悟变得更加顺利一些,但能得到多少,还是要看你自己本身”

老人低囔几句,随之就淡淡一笑,继续品尝他面前的几个简单菜肴,从始至终都没有人发觉他这里有什么异样。

整整一天之后,在那片被无数人光顾且已经空无一人的海域,一个青年的身影悄然出现,正是在那石头空间内躲避的秦木。

“真是的,每一次只要碰到什么封印之阵,就没有什么好事情,且出来的都是大家伙”

秦木看了看周围,忍不住无奈一笑,从自己下山历练开始,也就一共碰到三次封印之阵罢了,第一次放出来一个拥有三足金乌血脉的元灵,第二次放出来一个邪皇,这第三次又放出来一个碧水玄龟,三者相比,属第一次出来的金乌实力较低,但那个时候对自己来说还是庞然大物,不是霓裳的话,自己也只是等死,至于邪皇和碧水玄龟就更不用说,反正这三次,次次出现的人都不是自己所能招惹的。

“那些人也是的,既然能将这些家伙封印,那就有杀了他们的能力,为何还要封印”

这一句本是自语,但却再次惊动了那个神秘声音的主人,略带讥嘲的说道:“你小子说的只能说对了一部分,却不是绝对,就拿你所遇到的那金乌血脉的元灵和这个碧水玄龟,封印他们的人是有能力杀死他们,但却没有这样做,是因为他们都是天地所生,也算是难得之物,这才给他们保留一线生机,只是那个金乌血脉的元灵有点运气不好碰到了霓裳,不过这也怪他自己,封印这么多年依旧恶习难改”

“而你所说的那什么邪皇却不一样,当年出手封印他的人也就是破碎虚空而已,尽管是其中的巅峰,可这个所谓的邪皇却不能以常理论之,他是当年三族大战无数高手死后残念和执念的聚集体,不是生命,不是冤魂,却又同时具备两者的所有,甚至还拥有那些陨落高手的残缺意识,可以说从诞生的那一刻起,他就是同级中的巅峰,当年那些人能将他封印起来就已经很不错了,还想杀了他,根本不可能”

本書源自看書

...

黑龙江虹桥医院位置
到郑州国医堂性病医院怎么坐车
黑龙江虹桥医院贵吗
去郑州国医堂性病医院怎么坐车
黑龙江虹桥医院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