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姚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江南柳風月之迷霧天縱小說

发布时间:2019-10-12 16:08:08 编辑:笔名

  【一】

  初升的朝阳,总是很温暖,很温馨,让人痴迷与留恋然而不管朝阳多么诱人,总会变成毒日,侵蚀肉体,使人发痛

  青翠茂密的竹林,被一条宽阔大道隔绝两边一驾马车正缓缓地被驱赶着马车夫耷拉着帽子遮蔽烈日,显得无精打采马儿也偶尔探头在路边啃一下小草这时,马车夫慵懒地朝它那瘦弱的臀部一挥鞭子,它便又规规矩矩地继续前进

  马车里,一个二十三左右的少年正低头冥思着这个少年,发丝飘逸如仙,脸庞秀美稚气似比西子胜三分这样一个少年,足以倾倒世间众多少女为他倾心,暗送秋波他表面虽是像个纨绔公子哥,但眉宇间的那份沉稳,就是一个世道老练的江湖老手也比不上他穿着一间白色长衫,衫底盖住了他的靴子他的靴子,已是破旧不堪,鞋底磨出了洞

  正在他单手托着下巴沉思的时候,马车突然摇晃了一下,停了下来

  少年没有显出厌烦之感,反而如沐浴春风般随和的道:“发生什么了”

  “公子,前面有人拦路”马车夫的声音战战兢兢,看来吓得不轻

  “强盗吗”

  “不是,好像……又是……”马车夫含含糊糊的道

  “你不用害怕,慢慢说,告诉我他长什么样”少年又问道

  “五官还算端正,留有淡红色短发,身形比较瘦弱”

  “请他上来”少年嘴角笑了一下道那一笑,意味深长,但却让人猜不出是什么缘故

  马车夫刚要说“请”,但来者似乎已等得不耐烦,骂了句脏话,忽然身形一闪,马车夫只觉身旁一阵风,就听到了马车里面的谈话

  “柳风月,你太不仗义了,竟然怠慢你的兄弟”来着撅着嘴对少年说

  “我还以为是强盗”柳风月取出扇子,扇着笑道

  “你说我赵无寂是强盗,你知道我现在是什么吗”赵无寂气势汹汹地坐下来,拍了一下大腿道

  “不会是想告诉我,穷的付不起钱,给老鸨擦了一个月的地吧”柳风月眨着眼,笑眯眯的盯着赵无寂道

  “我……我才不告诉你”赵无寂本想发怒,可不知为什么他突然得意地怒了努嘴

  “那么你怎么样才肯告诉我”柳风月道

  “除非,拿出你座下的女儿红,我就告诉你”

  “哈哈哈,‘酒痴’赵无寂不愧是赵无寂,我将瓶口用蜂蜡封了起来,没想到还是被你这狗鼻子闻了出来”柳风月说罢,从座位底下的暗箱里拿出了两壶女儿红

  赵无寂牛饮了一口,直呼过瘾

  “这几年,你在西北怎么样了”柳风月问

  “还算不错,开了一家酒店”赵无寂点点头道

  “哦性情懒散,喜欢闲云野鹤般生活的赵无寂竟然甘愿过这种生活”柳风月觉得可笑,因为这不合常理尤其是对赵无寂这种人来说,在一个地方落脚,无疑是坐牢

  “怎么,我想过些清静的日子,你嫉妒”赵无寂嘲弄道

  “我知道你为什么不回江南”柳风月拍了拍他的肩膀

  “她还好吗”赵无寂谈及“她”时,眼圈红了,一滴眼泪落了下来

  “这几年,她一直在找你,现在,我也不知道她在哪儿”柳风月神色黯然的道

  “她不应该如此劳累自己”赵无寂道

  “确实不应该”柳风月喝了一口酒道

  “或许我应该去找她”说罢,赵无寂又再次牛饮,香醇的美酒从他的嘴角流出,钻进了脖领他觉得,他的心上,一片冰凉

  “你不能去找她”

  “为什么”

  “因为她一定会杀了你,毕竟是你杀了她的哥哥”柳风月看着眼前这个幼时的玩伴,心头一阵激动

  “我们曾经是朋友,是吗”赵无寂道

  “不是朋友,是兄弟姐妹”柳风月道

  “那么,我就不应该杀了兆南,不应该杀了兄弟”赵无寂扑在柳风月身上,抱着他的肩痛哭道

  “是误会,是误会,你不必太自责”柳风月喉头感觉灼热难熬他真想替他的兄弟分担一些痛苦也许,他就不会太痛了

  “你说如果没有当初的那件事,我会不会和兆琦在一起”赵无寂道

  “会,一定会”至于这一点,柳风月从来没有怀疑过小时候兆琦最喜欢的就是赵无寂,练武连累了,她总是替赵无寂擦汗,就连她的哥哥,都没享受过这种待遇

  时间过得真快,已是傍晚时分竹林被远远地甩在的后面,笼罩在了一片氤氲雾气中

  赵无寂和柳风月依旧坐在马车中,只不过两人此刻的心情都平静多了

  “风月,我其实已经去过江南了”赵无寂道

  “我知道,而且你看了我的留信”柳风月道

  “你知道我会去江南”赵无寂惊异的道

  “我不知道,但我却希望你去所以,在每次去远地时,我总会留下一封信,为的就是怕你突然间到了江南而找不到我”柳风月道

  “你一直以来如此”赵无寂心酸的道

  柳风月没有说话,他只是静静地笑着,看着窗外渐渐朦胧的夜色

  过了一会儿,赵无寂道:“你这次去什么地方”

  “济南周家”柳风月淡淡的道

  “济南周家莫不是以一套七七四十九枪翻云覆雨剑著称的周家”赵无寂疑惑的问道他不知道,柳风月怎么会和济南周家扯上关系

  “没错,他们这次请我去,为的是替他们办一件事”

  “什么事”

  “他们没有说”

  “他们为人既然如此,你还去帮他们”赵无寂只觉愤懑难当

  “你知道,我最大的本事,就是好管闲事”柳风月哈哈大笑了起来

  夜色越来越浓,黑暗中,马车的颠簸声清晰可闻

  济南周家,究竟出了什么事,要千里迢迢让柳风月从江南赶过去

  没有人知道,也许到了以后,一切都逢刃而解了

  【二】

  济南城此刻虽是夜晚,但是被满城酒楼的灯光照映的像是白天一样明亮不过,比白昼更多了份安谧和谐

  济南城最著名的酒楼当属香醇楼这香醇楼里有最香最靓的美人,还有最醇最沁人心鼻的美酒

  纵使是夜晚,香醇楼里的宾客依旧是人山人海因为一切畅欢惬意之事,只有在夜晚行动时更加快乐,更加安全

  “小二,拿酒来”一个虬髯汉子大手一拍桌子,那新做的桌面便化成了碎屑

  众人听见响声,皆探首窥望但这虬髯汉似乎很是不爽,大吼道:“直娘贼,看什么”

  众人被他呲牙咧嘴的面貌吓得乖乖低下头继续吃饭,不敢吭声因为谁也不知道,他是不是个疯子疯子的举动,一向是不符合常理的然而一旦不符合常理,无论你是否与他有过节,你也一定会遭殃所以,这些人明白,对待疯子,最好的法子就是装聋作哑

  店小二颤抖着肩膀道:“客……客官,您……要……要点什么”

  虬髯汉一把揪住他的衣领,怒吼道:“老子就那么可怕吗嗯”

  “我……我……”店小二紧张得说不出话

  “哈哈哈,练武之人,欺负手无寸铁之辈,难道不觉得羞愧吗”一个相貌秀气俊朗的青衣男子从门外走进,扇着扇子寻了个座位坐了下来

  虬髯汉愣了一下,因为他不敢相信,竟然有人会对他如此说话但是他很快又恢复狰狞的面貌,恶狠狠地道:“练武本是逞强,否则练武有什么用”

  “哈哈,无知鼠辈,也敢谈武”青衣人仰天大笑道

  “你”虬髯汉暴怒地站了起来但是这汉子也是粗中有细,细想了一会儿后,就又坐了下来,冷笑道:“光说不练是嘴把式,真正的武功是在拳脚上见高低”

  “我不想与你争论武道,因为你很让我恶心”青衣人不屑的道

  虬髯汉脸部肌肉跳了几下,道:“阁下,我并未与你有什么瓜葛,可是你为什么如此和我敌对”

  “你是跟我没有什么瓜葛,可是跟玉海村的瓜葛呢”青衣人突然合上扇子,指向虬髯汉道

  “你……你怎么知道你是谁”虬髯汉一惊,道

  “莫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盗走玉海村的玉观音,然后再杀光一村人,就能逍遥法外吗”青衣人怒视着虬髯汉,虬髯汉只觉得头皮凉飕飕地发麻

  “你到底是谁”

  “‘迹无踪’于超”青衣人一语道出不仅使虬髯汉惊得说不出话,而且还使满楼的宾客膛目结舌,惊得眼珠子泛白

  在酒楼的墙角,两个相貌英俊的年轻人正望着这边其中一个发丝飘逸,面容似比西子;另一个则留着淡红色的短发,相貌堂堂

  他们正是柳风月和赵无寂

  “‘迹无踪’是什么人”赵无寂看见满楼之人听到这个名字,竟是如此震惊,也不免对这个青衣人产生了兴趣

  “看来你在西北这几年,一直是孤陋寡闻啊”柳风月摊开扇子笑道

  “哎呀,你赶紧告诉我”赵无寂挥挥手道

  “好吧,我告诉你这‘迹无踪’于超是中原第一捕快,他手下经手的案子,迄今为止,没有一件没有破获”柳风月看着于超,赞赏地叹道

  “从来没有失过手”赵无寂显然不信

  “从来没有”柳风月道

  “那他为什么不叫‘案无怨’,反而叫什么‘迹无踪’”赵无寂挠了挠头,皱眉思考

  “这是因为他的轻功举世无双,如同魅影般来去无踪”柳风月吃了颗花生,喝了口小酒道

  “哈哈哈,这一点恐怕是在吹牛了天底下,哪有一个人的轻功比得过我们可爱帅气而又伟大的‘少公子’柳风月的呢”赵无寂一边喝酒,一般用眼角斜看着青衣人于超

  柳风月没有答话,因为他向来不是个谦虚的人

  虬髯大汉腰间抽出匕首,像是一头饿极了的狼,眼睛血红的瞪着于超

  于超没有动,他依旧扇着扇子,一副笑容谦和的样子

  突然,他出手了——

  一柄飞镖,切割的空气嗡嗡炸响

  虬髯大汉用匕首抵挡,挡住了飞来的飞镖可是,他的人却不动了,双眼露出了不信的神色他不相信,这柄飞镖会穿透匕首刃,刺进自己的额头

  他的额间还在不停地流血,可是他的心脏却已停止了跳动,他直挺挺的倒了下去至死,他的眼睛都还没有合上,因为他死不瞑目那一镖,实在是太快,太猛,太狠

  “好劲力,好功夫”赵无寂站起来,朝着于超这边走了过来,边走边拍着手他很想交下这个朋友

  “阁下是……”在于超的脑海里,丝毫没有此人的印象显然,眼前这个短红发的家伙并不出名

  果然,赵无寂开口了,道:“我只是一个无名小卒”

  于超听后,不但没有看不起的意思,反而很是兴奋,道:“很好,很好,阁下可愿陪我喝杯酒水”

  赵无寂咂咂嘴,笑道:“我倒想,可是那边还有一个可怜的酒鬼,不知……”赵无寂停住了

  “哈哈,既然是阁下的朋友,那就是我的朋友”于超道

  “哈哈,有意思,只见我一面,就拿我当朋友”赵无寂瞧着他道

  “有些朋友,一面之缘就已注定了,不是么”

  “哈哈……有意思,有意思……”赵无寂越看这俊朗秀气的家伙,越觉得喜爱

  “那么,是不是该请你的朋友过来一起畅饮了”于超邀请道

  柳风月过来了,他并未说话,而是盯着于超细看,半响道:“于超于少侠不愧是中原第一捕快,办事果然是雷厉风行啊”

  “承蒙兄台过奖,敢问兄台高姓大名”

  “在下柳风月”

  “哈哈,今天真是出门遇贵人啊”听到柳风月的名头,于超并未觉得有什么吃惊,因为就算是柳风月名头再响,盛名再大,他也是个人,是个凡人

  于超又接着道:“我早该想到的,天底下的男人有谁还有如此秀气如天仙的面貌,有谁还似比西子胜三分呐恐怕放眼整个武林,只有‘少公子’柳风月吧”

  “哈哈哈”柳风月只是笑,因为它并不厌烦别人夸奖他,被人夸奖,总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况且夸奖他的还是武林名人,名人夸名人,这就更加有趣了

  在一间风雅独特,古朴质美的房间里,摆满了酒菜与美酒,三个酒徒正开怀畅饮

  “柳少侠,这次你与赵少侠来到济南,不知有何贵干,如有能够帮到之处,还望不要忘了在下”于超敬了二人一杯酒道

  “也没有什么,这次我之所以来到济南城,是受到济南周家的邀请”柳风月回敬了一杯道

  “周家”于超突然惊呼了一声

  “怎么了”柳风月感觉怪异,脑海中隐隐约约有不好的预感

  “济南周家也就在一个月前就没了”于超语气塞哑就是一颗核桃堵在了喉头

  “没了这话是什么意思”柳风月感觉嘴里发苦,如同吃了黄连

  “一个月,济南周家所有人突然消失了,像是一夜间全体蒸发,不复存在”于超阴森森的道

  “什么”柳风月跳了起来他自认为是个耐得住性子的人,可这次他不知这次为什么听到这个消息,像是屁股上被人戳了一针,猛地跳了起来

  赵无寂看着好友如此匆急,也不免感到有些着急但是他知道,越是着急,就越要冷静,因为往往人是会被情感冲散理智的

  “风月,不要着急”

  共 2014 字 5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只是一段别有韵味的江湖,在作者的笔下,人物鲜活,故事精彩尤其是对话部分,被作者冠以调侃幽默的语调,混合着现代元素,就更有一番滋味了而就故事本身来说,也是疑云重重,看得人是提心吊胆,跟着人物的命运跌宕起伏虽然,看似只是一场因为财宝的争夺和贪心而引发的江湖恩怨,但在作者独具匠心的叙述中精彩纷呈而作品,也主要是以对话来推动情节的发展,这样一来,人物性格也是通过对话来展现出来的对于这一点来说,是很难把握的,不过,显然作者很好的做到了这一点这也足以说明,作者在文学造诣方面,功底不弱作者着意刻画了柳风月这个人物形象,而其他几位人物,也在旁敲侧击的进行着烘托,更显的柳风月的特别和出彩整个故事的意蕴,也很好的和“迷雾天纵”嵌合在一起,恰如其分的彰显着江湖上的风云突变非常不错的一篇小说,欣赏了,并倾情推荐——:哪里天涯 【江山部·精品推荐1 】

  1楼文友:201 - 18:01:09 很精彩的江湖故事,欣赏了,期待更多精彩

  2楼文友:201 - 18:01:48 问好增军,感谢投稿江南社团,祝创作愉快

  回复2楼文友:201 - 18: 4:10 一篇长篇的开端,承蒙天涯老师厚爱

  回复 楼文友:201 - 12:40:11 问好

  回复4楼文友:201 - 12:41: 写文如神,勤奋如牛的神牛来了

  5楼文友: 2 :24:21 有作家言: 小说最大的挑战不是主题,不是结构,不是语言,而是细节,情节只能组成小说的骨架,细节才是小说的血肉 优秀的小说当有细节之魅读到好的小说,当顶

  回复5楼文友: 02:55:24 感谢来访祝您安康,在夏日沐歌到来之际,愿您身体健康

老觉得乏力是怎么回事
心梗引起的心衰治疗
快速心律失常严重吗
肾亏抗衰老有什么小秘诀